科研人员忙于填表没空科研 几乎当起会计

by admin on 2019年12月27日
四代人讲述为何考研:从追求学术到找份工作
《环球科学》公布2015年十大创新技术
清华遇难博士后被认定为因公殉职
科研人员忙于填表没空科研 几乎当起会计

从恢复学位制的1981年开始,到2014年底,我国累计培养博士研究生49万人,硕士研究生426万人,其中半数为近五年培养。30多年来,研究生教育为国家建设培养了大批人才。从数量上看,我国已是研究生“超级大国”,仅博士阶段培养人数就已是世界第一。

用眼睛控制计算机、一滴样品检测出所有病毒、小型聚变反应堆……2015年依然不乏能够改变世界的科技创新,它们不仅会改善人们的生活,还有望拯救身处危机中的地球。

昨天上午,清华大学实验室爆炸事故遇难博士后的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,上百名清华师生参加了这场告别仪式,与家属一起送别孟祥见博士后。

图片 1

随着时代变迁,在考研人群从“精英化”变成“大众化”的同时,很多人的读研初衷,也从“研究学术”变成“为了工作”。扩招后的学历变相贬值,加之一些用人单位划定的较高用人门槛,使得“考研热”不断升温。

图片 2

孟祥见博士后的家属表示,他们将带着大哥的骨灰返回安徽,之后在老家安葬。清华大学校方也在官方微博上表示,此次事故教训深刻,学校正在全面排查、重点整改各类安全隐患,并将在安全教育和制度建设上进一步做到实处。

正是在“考研热”之下,个别高校出现“大学高中化”现象,部分学生把考研奉为“第二次高考”,而这,绝非高等教育的本来面貌。

告别仪式现场简单低调

从2016年开始,在职研究生联考被取消,而随着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推进,研究生的入学门槛和教学质量,都将得以提高。

昨天上午8点半左右,八宝山殡仪馆兰厅外排起了几十米的长队,上百名清华大学师生等候送孟祥见博士后最后一程。

12月26日,2016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正式开考,170余万考生步入考场。

告别仪式现场简单低调。孟祥见博士后静静地躺在鲜花丛中,大厅正前方播放着他的校园生活照。两侧整齐地摆放着花圈,“沉痛送别敬爱的大哥”、“为科学献出一生”、“祥见一路走好”等挽联表达了家人和师生对他的哀思和不舍。

教育部的数据显示,1980年,全国包括博士在内的研究生招生数仅为3616人,1990年为3万人,2000年为12.9万人。若包括博士在内,2015年的研究生招生数达到62.1万人,35年时间增长170余倍。

上午9点,告别会正式开始。参加告别会的师生排队依次进入,上前向孟祥见博士深深三鞠躬。孟祥见的家属红着眼圈,与前来吊唁的人一一握手致谢。

30年间,无论是考研群体还是考研初衷,都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改变。对于不同年代的考研者,他们有着不同的想法,也有着各异的经历。对他们个体而言,是改变人生的一次考试;对社会而言,是映射时代变迁的一面镜子。

大多数同学都泣不成声,好几位男生攥着纸巾默默擦去眼角的泪水。孟祥见的父母仍然无法接受现实,悲痛不已,不久便被人搀扶着出了大厅。

80年代:考研为了“追求学术”

孟祥见的好友王岩一大早便打车来到现场,一直待到告别仪式结束十多分钟才离开,“这么好的一个人,太可惜了,希望他一路走好”。

时间:1985年

孟祥见的堂妹在前两天赶到了北京,她在微博中悲痛地写道:“三十年寒窗岁月,苦心孤诣,正期大业中兴,鲲鹏舒展容光焕。
两万日赤子人生,抱朴守拙,何奈英才天妒,案头空余未了章。”

考研者:陆坚,呼和浩特人,考取南开大学近代文学系,现为天津某高校教师

昨天中午,清华大学官方账号也更新了微博,“今日上午,清华大学师生怀着沉痛的心情,与孟博士家人一起在八宝山举行告别仪式,送别孟博士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